*弥音a

【丞坤】柠檬汽水跳跳糖

*ooc,勿上升真人
*范丞丞视角
(喝了一杯饮料想到的故事)

我失忆了。

在我醒过来后,我突然发现我的脑子里空白了一部分,好像丢了些什么。

等我用力撑着坐起来,才知道不止这一点,我的手使不上劲,身上和腿上有着明显的淤青和伤痕,后脑勺有些钝痛,摸上去现在应该包着纱布。

好疼啊。

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








才注意到边上坐着个人。

他脸上化着淡妆,显得十分精致,此刻脸上没什么表情,垂着眼一言不发,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,好像还有泪顺着睫毛掉下。

身上穿着一身西装,胸前别着一朵玫瑰,看起来很正式,与病房格格不入。

像个新郎,就算是,也是头发乱糟糟的新郎。

我低下头才发现自己身边也有一身这样的衣服,不过已经有些破烂。

这个好看的人是谁?

我发出了些声响后,他转过头看着我,刚刚是冷冰冰的样子,现在居然眼睛里充满着炽热的温度,问我:“丞丞,你怎么样了?疼吗?”

他伸过手来轻抚我的脸,让我感觉好熟悉,仿佛这个动作我和他已经有过千百次。

但是我的大脑告诉我,没有搜索到关于他的信息。

“那个,你是谁呀......”我开口问他,就这一句话,让他委屈得仿佛我欺负他一般。

不过他马上扯起笑容,给我一个拥抱,他对我说,你不记得我没关系,我会让你想起我,然后记得我的好。










医生来了。

告诉我和他,我只是因为车祸引起了失忆,等我伤好了就可以出院。

但关于失忆,我可能很快就好,也可能再也想不起来。

我觉得,我也算不上失忆吧,我只是忘了他是谁。

他告诉我,他叫蔡徐坤。










住院的几天,他每天一边照顾我,一边对我絮絮叨叨,告诉我很多事情。

我知道,他说的所有事情就是我记忆版图里缺失的那一块。

他说,他叫蔡徐坤,我一直叫他坤坤或者坤。

我和他交往六年,昨天是我和他结婚的日子。

可是我们出了车祸,我当时把他推了出去,所以他毫发无损,只是蹭了些灰,撑着地面的手心里有些过敏,我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。

说着说着他又要落泪,我赶紧安抚他。

“坤......坤,你别难过啊,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。”

“一点也不好,太严重了,而且你把我全忘了......”

说不在意看来是假的吧,我想,我只好学着他刚刚那样,抱抱他了。

人被我搂进怀里,我只觉得肩膀上薄薄的病号服湿了,他应该是哭了吧,我只好搂得更紧些,他也顺势把手环住我。

不得不说,他身上的味道真好闻,是一种熟悉的让我安心的味道,有点浅浅的甜香味,像是花香。










出院以后我跟着他回家。

虽说我和他已经到了结婚的程度,但现在我觉得没有记忆,还是先分开睡的好。

我本想睡沙发,他执意要一起睡,还笑了笑说我们该做的全都做了怕什么。

好吧,大老爷们怕什么,既然都做过了......

什么?做过了?好吧好吧......

他先去洗澡了,我拉开抽屉果然看到一些东西,真是让人脸红。

这么些天的记忆还是有些混乱,也只有晚上睡着以后,梦里有些零碎的场景。

早上蔡徐坤喊我起来吃早饭,他泡了红茶,把一颗柠檬切片放进去,然后把杯子递给我。

“尝尝,这个是我以前经常泡给你喝的。”他一脸期待地望着我。

在他催促下我喝了一大口,嗯,味道很好,是有点熟悉,除此以外没有其他的了。

他略微有些失望,但还是摸摸我的头。

其实我对于他亲密的动作不排斥啦,虽然没有记忆。

砸了咂嘴,我突然想喝可乐了。

“坤坤,我想喝可乐了。”

他神情有些恍惚,“好吧,不能喝太多,我给你拿。”

他想了想,拿了一瓶雪碧和一瓶可乐过来,各一半加进刚才的柠檬红茶里,还摸出了一小袋糖果,我看了看是跳跳糖。

最后把可乐味的跳跳糖倒进去,糖粉在杯子里噼里啪啦跳起舞来。

这个场景在我脑子里直冲,使我想起了一些事情。

想到他经常给我这样泡茶,然后总会在我快喝完时往里面加可乐雪碧,有时还有一袋跳跳糖。

我看着他,突然就想笑,他也跟着笑了。

“记起来啦?”

“嗯,一点点。”










出院一周,失忆的第二周。

我断断续续开始有一些记忆了,对于坤坤,我也记起了不少,细枝末节上却还是不明不白,但每次只要回忆过多,就会脑袋疼。

他也不着急,就慢慢开导我。

他说,要让我变得完整,少一点也不行,对于我们过往的记忆也是。

那是当然的,我自己也不想变成一个不完整的人。











昨天,他突然说,要不接吻吧,身体上的动作也许可以唤醒某部分记忆。

我就按照本能,把他圈在角落,我们唇瓣贴着唇瓣,舌尖交缠,只觉得我的耳朵烫的厉害,呼吸开始急促。

在门口我们两个人就这么跌坐在地上,有点疼。

在坤坤眼睛里,我看到自己的脸,红得简直不正常,当然他也是。

他坐在我身上,伸出手开始解我的扣子,解到一半却突然停了。

“坤坤......怎么了吗?”我的声音里带着些喘息。

“现在还不行......”

这一次就这么不了了之。








第三周我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,去医院检查了一次,已经没有大碍。

某天早上醒来,我仿佛通了电,关于记忆的那个开关,完全打开了,像是把缝隙填满。

太草率了,说恢复就恢复了耶。

对不起,没有不愿意的意思。

做好早饭要来叫我的坤坤,看到我已经起来,嘴巴小幅度地喔了一下,突然开始打量我。

“怎么了,坤坤?”

“没事,只是觉得你有点不一样。”

我朝他伸手,索要一个抱抱。

“抱。”

然后我们就抱在一起了。








抱着好一会,我对他说:“对不起。”

我记起来结婚当天是我又闹脾气,是我在马路上冲来冲去,坤坤拉我时差点被车撞,所以我推开了他。

醒过来时,就是开头的场景了。

我的小脾气,让他受了这么多苦,等了那么久。

“没什么对不起的。”

“那......结婚这件事,应该提上日程了吧?”







无论是柠檬、汽水、跳跳糖,还是组合在一起,都是我认为的恋爱的味道,甜蜜而充满气泡,偶尔也会鼻酸,心情则是跳跃的。

停滞的这三周虽然很遗憾,但幸好,我们没有错过,我们还有一辈子。









“你愿意和我结婚吗?”
“我愿意。”

评论(10)

热度(1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