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音a

人生在世,哪会不挨刀子

我我我也想玩

虹膜锁:

玩一玩ψ(`∇´)ψ

【丞坤】最甜的是你 01

*ooc,勿上升真人
*xxj文笔预警









是这样的。

人能尝出酸甜苦辣咸,可是蔡徐坤偏尝不出甜味儿。

这也算得上人生一大遗憾,毕竟甜的东西很多,糖果、蛋糕、奶茶等等都是甜的,水果也大多都是甜丝丝的,但他吃起来都如同嚼蜡。

此时他接过新同事灵超递过来的奶糖,新来的这个弟弟还不知道他尝不出甜味这件事情,笑嘻嘻地给他递过去,边上周锐见状一愣,想伸手拦,结果被蔡徐坤先一步拿在手里。

“谢谢你啊,弟弟。”蔡徐坤笑了,剥开糖纸把糖球放进嘴里。

“不用谢!哥哥你也来一颗!”灵超掏了下口袋摸出糖果放进周锐手里,然后蹦蹦跳跳窜到其他人那边去了。

“你不是吃不出甜味吗?”周锐压低声音,一脸关切地问他。

“新来的弟弟,不好拒绝吧。”蔡徐坤含着糖球,任由糖果在舌尖翻滚融化,就像含了一口温热的水。

其实接下这颗糖,也是为了试一试能否尝到味道,不过结果依旧是这样罢了。

发呆了几秒结果被周锐拍了拍头,周锐嘴里嘀嘀咕咕,“你这孩子真让人操心。”

“没有,我挺好的锐哥。”

得到的回应是一个心疼的眼神。









中午蔡徐坤又一个人跑到外面去买甜食,每过几天他都会找一家店去买些,久而久之周围的店都逛了个遍。

也不是他喜欢这样,是因为他猜测这样可能会恢复味觉吧。

周锐调侃他,要是有人能让他恢复,那个人一定是有缘人。

“噗,什么有缘人,这个还不是要看我自己恢复啦。”









某天早上,蔡徐坤发现公司附近开了一家奶茶店。

路过时他决定买一杯,刚醒还没完全清醒的他在等待期间盯着店员小哥思绪乱飞,渐渐地眼神往上移,目光聚焦到脸上。

这个男孩看起来年纪比自己小,头发吹得很蓬松,刘海微微翘起垂在两侧,显得特别乖巧。

感受到目光,男孩脸微微红了,双手递上奶茶对着他笑得灿烂,就像早上的朝阳暖到心窝。

“给,奶茶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蔡徐坤点的是一杯布丁奶茶,要了全糖去冰,听上去就过于甜腻,那个店员也说会不会太甜了,他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可以。

他站在原地,捧着奶茶先喝了一大口,下一秒就愣住了,嘴里的奶茶混合着一口布丁,本应该没什么味道的,居然感觉......有点甜。

蔡徐坤似乎不相信,又喝了一口,惊得眼泪突然冒出来了,这把店员吓得手足无措。

“小哥哥你怎么了,别哭呀,我我我给你张纸!”

“没事,就是好甜啊......”

这下蔡徐坤也知道喜极而泣不是电视剧效果了。










蔡徐坤抱着这杯奶茶感觉脸上有点发烧。

在新开的店里,对着第一次见面的男生哭成喷泉,居然是因为奶茶甜,尴尬,太尴尬了。

可是不怪他嘛,头一次尝到甜味诶!

他哭得都懵了,把人家名字问出来就匆匆从店里跑了出来。

范丞丞,他叫范丞丞。









另一边店员小哥,也就是范丞丞,也没好到哪里去。

上岗第一天,接待的第一个顾客,居然喝着奶茶就哭了,还是哭到梨花带雨的那种,这个词范丞丞敢发誓,没有一点儿不好的意思,这是他活了这么二十年看到哭得最好看的人。

那个人哭到懵还不忘问他的名字。

噢,可是自己没有问诶......

范丞丞惋惜地叹了口气,把这件事情归为第一天工作的小插曲,然后捋了捋额前碎发继续工作。









坐在办公桌前,头一次尝到甜头的蔡徐坤眼角还是红红的,但他面带春风,很快就解决了一大杯奶茶,在刚迈进办公室的周锐那震惊的目光中喝下了最后一口。

看着这一幕,周锐满脸写着疑惑。

“坤坤,你能喝出味儿啦?”

“我也不清楚......这是我没有试过的味道,诶锐哥,你有糖吗?”

“没有,你去问问灵超吧。”

蔡徐坤完全不似平日里冷静的样子,一个飞扑就去找他,“弟弟有糖吗?”

“有。”灵超打开抽屉,挑了颗西瓜味的给他。

“谢谢弟弟啦!”

在满心期待中蔡徐坤剥开糖纸,捏着糖果往嘴里送,可是品味了半天,吃起来却依旧和以前没两样。

怎么又不行了呢?

周锐看着他逐渐失去笑容的脸,也知道大概结果了。










第二天,蔡徐坤再次出现在奶茶店里。

范丞丞抬起头就发现了他,笑了笑然后问他今天要喝什么。

“我......那椰果奶茶吧,我还要一份芒果班戟。”

今天人有点多,蔡徐坤捏着手机默默坐在一旁等待,那不停在屏幕上反复滑蹭画圈圈的手指,暴露了他紧张的内心,看着范丞丞忙碌的样子,他再次慌了心神。

这一次还会和上次一样,尝到那种所谓的甜吗?









在被莫名问了名字,然后喝到奶茶以后,蔡徐坤还试了个别的。

“请问,你有糖吗?”蔡徐坤凑上前去问他。


范丞丞微微停顿了一下,然后把手插进衣服口袋摸索一圈,发现空无一物又探进抽屉,手指触到一堆奶糖水果糖的糖纸发出窸窣响声时,他赶紧抓了几颗伸出来。

蔡徐坤拿了一颗然后道了声谢谢便离开了,站在店门口,他迫不及待剥开糖纸吃下糖果,接着眼里就亮起小小的光芒,下一步就开始激动地噼里啪啦打字。

几秒以后,周锐的手机震动了,只见屏幕一亮,信息弹了出来。

“锐哥,我遇到有缘人了。”

“???”
崽,你说啥呢?




tbc.
很久不写了太生疏,试水一发,明天满课就不继续码字啦

CNM

你最nb,你最厉害,高产似母猪

果冻啊,她是我们的宝贝,是我们鹅厂的宝贝,不用你说的圈里取暖,也不用硬挤,我们自然会走向她

这是她值得的,是她应得的,她足够好让我们喜欢她

果冻产量多少又怎样,至少每一篇都是精品,就是写得好,怎样

这么久不看lof不写文,这次回来看看还看到这个,烦

还有提到的bcmg怎么怎么的,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误会什么的解开了,就不能和好了吗

行吧

不多说了,反正看到看不到也无所谓

3p恋童大型ooc,给一个成年人写这样的人设,是我不懂现在的文了
也许是我三观不正噢

恶心

今天是暴躁音,谢谢了
ctm每天忙死累死暴躁难得看lof还能看到一堆傻逼还有怼我宝贝果冻

军事理论课
听不懂噫呜呜噫
只好画画了

自言自语

当初是你拉破脸面  最后选择潇洒离开
我信了你的鬼话
时隔多日  你依旧假话连篇
我不接受你无端的抹黑
想起你有无数面孔我就吓得脸灰
现在只想为我当初的莽撞自罚一杯

【丞坤】Secret Love

(丞丞篇)
*ooc,勿上升真人
*私设是ck同龄,别当真
根据自己的经历改编,如有雷同算你抄我










暗恋是个甜美与苦涩参半的词汇。

小心翼翼将心思埋在心底,不告诉任何人,这份心意自己知道就好。










三年前,九月一号的新生报到。

对于记人困难的范丞丞来说是一大难事,升入高中意味着要认识很多新同学。

一下子四十三个同学的新面孔和姓名,就这样闹哄哄地挤进范丞丞的脑瓜。

看来又要用很多时间来记住啦。

机智如他,他找出一个新本子,用尺子画出格子,在属于自己的位子上写下名字,然后在班级内传阅一次,这下他就拥有了一张座位表。

他打算先和后座打个招呼,看着本子上的名字喊了出来。

“你叫,蔡徐坤吗?”

“诶不是呀,我叫黄明昊。”后座微微皱了下眉,夺过本子看了一眼便知晓,“哎呀他写错了,我没地方写了我就写在下面了。”

“好吧,那......我叫范丞丞。”

“你好你好!”

这样一个小插曲,让他下课就忍不住去寻找那个真正的“蔡徐坤”。

他是第三个,蔡徐坤在倒数第二个座位。

隔着三个座位。

范丞丞也不好意思一直看着后面,假装随意一瞥便扭过头来。

就一眼,那张脸就不深不浅地印在他心里,虽然一天下来,也只记得大概了。















范丞丞其实有些怕生,整个一天也没有找人说话,只有中午和后座的黄明昊一起吃了饭。

排队的时候还因为尴尬不停找话题。

放学以后,他是走读生,所以晚自习就不用参加,他飞快收拾书本和作业,抓着公交卡就往校外走去。

开学季的气温忽高忽低,放学时刻倒是有些热了,一阵阵热浪促使范丞丞不停抖着衣领,试图带来些许凉意。

车还没有来,这个车站只有两辆车,一辆716,一辆719。

他等的是716。

车二十分钟才有一班,范丞丞无聊地踢着脚下石子,身边的人叽叽喳喳实在是吵闹,他转过头,看到站牌后一个瘦高的身影,背着蓝紫相间的书包,手里划拉着手机。

有点眼熟......但是想不起来了。

车子来了,他回头看了看那人,不是同一班车。

转过身的那刻他被后面的人推进了车,这下车里空调才使他清醒下来。











那会班级里的人大多都用QQ,回家以后范丞丞立刻加上了很多同学的QQ。

有一个秒回,他看了看,是蔡徐坤。

尴尬地给对方发了个“你好”和表情包,就没有了下文。











连着很多天,范丞丞每天都会看到那个蓝紫色书包,整整一周他才知道书包主人就是蔡徐坤。

他知道了他乘719这班车。

他也知道了,这两班公交车不是同一个方向,路口转弯过后再无交点。












一个月不到,班级里每个同学范丞丞都能叫出名字了。

老师安排每组第一个同学收作业,可是明明是坐在第三个,范丞丞却自觉起来收作业,这是因为他的一点点小私心。

他发现自己居然对蔡徐坤一见钟情了。

每天收作业,能光明正大地看着他,也是件让他满足的事情。

有的时候,蔡徐坤从书包里翻作业,翻了很久,范丞丞也就这样像钉在原地一般,就看着对方。

感受到炽热的目光,蔡徐坤抬头笑了笑,对他说你放在这就好,我找到了一起交吧。

“啊......啊!好!”

不仅是收作业,在体育课上他也积极得很。

眼神总是会往后跑,隔着两排也能仔细捕捉到蔡徐坤的一举一动。他还尽量每时每刻保持最好,就连跑步也跑在最前面,期待对方能够向自己投来目光。

可是好像没有。

暗恋着的一方,总是卑微又自甘维持现状。












范丞丞学聪明了。

他每次都假借问题目,实则是想找人家蔡徐坤聊天,对方倒也跟着聊几句,但终究还是不熟,经常性聊到尴尬。

他这下就羡慕起黄明昊那样广交朋友的性格,自己为什么不能和他一样,大大方方和人说话呢。

这样的状况直到一个学期过去,才有所缓解,那个时候,两个人终于是可以正常聊天了。













虽说是qq上聊得热火朝天,面对着真人,范丞丞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大多数交流,都是在收作业的时候,而且一直杵在那里盯着蔡徐坤脸,他也不好意思。

怂,太怂了。

某天下雨,范丞丞抖了抖伞上的水,窜进了公交车,刚刚坐定,抬头就看到正对自己的人是蔡徐坤。

蔡徐坤也正好看着他,眨了眨眼便同他讲,“你也坐这班车啊。”

“嗯...”范丞丞回答他,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刚才的声音因为紧张,显得有些怪异。

脸上渐渐染上些许红晕。

幸好对方并没有在意,立刻移开了视线。

我想让你在意,又不想让你在意我,我好矛盾。

范丞丞不知道这样奇怪的心思该怎么压下去,只能一路上紧盯车厢地面,校裤的边被他揉搓了好久,手心里的汗都使裤子变色了。











高二的第一学期也悄然而至。

国庆过后,范丞丞揉了揉额头,作业拖到最后一天终于是写完了,但一想到要见到蔡徐坤,他又内心欢呼起来。

每周一和假期过后的返校,第一个到班级的肯定就是蔡徐坤。

现在想来,背上沉重的书包似乎也不大重了,范丞丞蹦哒两下准备开门。

诶,门怎么锁了?

似乎是不相信眼前状况,他不死心地用力扭两下门把手。

蔡徐坤气定神闲地坐在倒数第二排,听到声响,抬头看着他。

“噢,假期前我们班级作为考场,门锁了,老师还没来没有钥匙开门。”蔡徐坤嘴角似乎有些上扬。

“那坤...不,那你怎么进来的?”背上的书包这下开始沉了,额头上的汗珠也开始冒。

“我爬窗的。”

范丞丞只好认命,他无奈地扒拉着窗框,先扔了书包进去,再抖抖索索爬着,但是生怕窗框承受不住自己体重,又生了几分怯意,怎么都爬不进来。

蔡徐坤起来搬了个凳子从窗户递过来。

“......你垫着凳子翻进来吧。”

虽然很羞耻,但是也交谈了几句。有的时候,连听到声音都好满足啊。











这次周末过后,到了周一,范丞丞又充满活力。

因为能见到蔡徐坤了嘛。

这周末两个人也是聊了好久,让范丞丞高兴了好一阵子。

可是阴雨连连,潮湿的空气让人有些呼吸困难,不止这一点,平时总是第一个到班级的蔡徐坤,今天却迟迟没有来。

范丞丞整个人和丢了魂一般,傻愣地看着钟,作业什么时候被收走都不知道了,上课铃一响才回过神来。

转头传作业时,看着空荡荡的座位,心里好像也空了。

班主任上课前提到了,蔡徐坤早上来的时候,换了交通工具,今天是骑了电动车来的,转弯时因为地面湿滑,加上闯红灯的车撞过来,出了点事故,现在在医院里挂水呢。

范丞丞只觉得这下呼吸真的困难了。

幸好,没什么大碍,只是脸上蹭破了些皮,腿有些骨折,但整整半个月没有来。

范丞丞也不愿打扰他,就半个月没有同他说一次话。













已经高二了,两个人经常在QQ上聊得热火朝天,但在学校却像不认识一般,从来没什么交集。

范丞丞时常想,蔡徐坤对他会不会有那么一分好感,会不会对他有不一样的感情。

但转念又想,可能只有自己才抱有这样的想法,对方可能,只是把自己当成能聊天的人。

回到家里,眼泪居然不争气地掉落,自己这样的感情,到底是什么。

整整一年了。

大约是一个人守在自己营造的一方天地,将其他人隔绝在外, 每天单方面对着暗恋的人情绪波动吧。











蔡徐坤生日那天,范丞丞放学时祝他生日快乐。

对方似乎有一些惊讶,却突然问他要不要一起过生日,他还请了几个同学。

范丞丞还收到了一张照片,照片里是个精致的蛋糕,他承认有些想答应,但是脑子却告诉自己,如果不是自己提及,他也许不会请自己参加吧。

简简单单一句答应的话,被自己这么一打击,出口变成了“不了,我没空去。”

也不想研究对方之后发来的话是否有惋惜之意,只觉得心里闷疼,甩手就把手机丢进书堆里。

突然想起来,自己生日的时候,人家也没有祝个生日快乐啊,仅仅是给自己发的那条“祝自己生日快乐”点了个赞。

是不是不该太贪心,不该奢求太多。













高三迎来了重新分班。

范丞丞依依不舍地回头看了几眼,和其他几个同学一起搬着桌子出了班级门,三个班级相当于打乱了重来一次,他从原班级出来,进了第一个班,而蔡徐坤仍然在原班级。

这下是真的只能在手机里聊天了呀。

每次范丞丞下了课就出来看看,他觉得自己可以偶遇一下蔡徐坤,但是都没有遇到。

这一次是不是两条线真的就没有交点了呢......

在这样的想法破壳而出时,抬头就看见蔡徐坤经过。

也许,还是有交点的。













生活总是不经意地带给人“惊喜”。

蔡徐坤所在的班级,要搬到隔壁的教学楼了。

范丞丞都懵了,听到这个消息时步子都快不会迈了,毫无章法地在教室里走来走去。

怎么越来越远了......

幸好还有手机,也只是幸好。

两个人开始聊天聊到深夜,聊天次数也越来越多,似乎是想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。

蔡徐坤也就这么跟着聊天,好似不知疲倦,第二天的黑眼圈真实地说明晚上聊得有多晚。











范丞丞认识蔡徐坤的第二年零六个月,圣诞节悄然来临了。

范丞丞寻思着要给蔡徐坤送点礼物,大型礼物有些明目张胆,那就送糖果,但是只送他一人,就显得太过于明显,只有每个人都给。

提着满满一袋子糖果到家的那刻,范丞丞觉得自己幸福极了。

送糖果也很快乐。

他偷偷给蔡徐坤留了三根棒棒糖,其他人都是一粒粒的小糖果,只有他不一样。

范丞丞偷偷塞进蔡徐坤桌肚里,躲在教室外面看着他惊讶的样子,心里居然甜得像裹了蜜糖。













快放寒假了,寒假过后便是高三的冲刺期。

他突然意识到,自己是时候表明心意了,不然毕业以后,什么也没说会后悔的。

戳开了对话框,范丞丞却突然怂,但还是缓缓打起了字,似乎这样放慢速度就能缓解紧张,脚下不自觉地开始踱步,然后开始转着圈走路。

前面先随便聊了几句,他告诉蔡徐坤,自己有喜欢的人。

“真的?丞丞喜欢的人是谁呀?”蔡徐坤表现出惊讶的样子来。

“不告诉你!”

沉默片刻,范丞丞再次开始打字。

“坤坤,如果我告诉你,那个人就是你,你信吗?”

“不信,丞丞别骗我了。”蔡徐坤有些紧张,觉得他在开玩笑。

“是真的,坤,我喜欢你......”

蔡徐坤看到这里,吞了吞口水,接着手指不停戳屏幕。

“丞丞,你知道我为什么每天晚上陪你聊到这么晚吗?知道我为什么学校里不和你说话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......其实我也喜欢你,我有猜到一点点,可是我害怕,怕我猜错了,你对我没有这样的心思,怕当面摊牌,你会尴尬,我好像什么都怕,我应该早些的。”

一切的一切,都是害怕和不肯定拖住了自己的步伐,两个人也许勇敢迈出这一步,会早一点认清感情吧。
但是现在,好像也不是太晚。

“坤,见面了,我一定会拥抱你,现在,你答应和我在一起了吗?”

“笨,我都说这么明显了,你说我同不同意。”











两个人似乎等不到假期结束,直接约了出来看电影。

穿过人海,拥抱在一起的那一刻,世界仿佛都被点亮。

好想就这样,再抱紧一点,再久一点.....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故事到这里,终于为他们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虽然我自己暗恋be了,但是要给ck一个美好的结局。
学生时代干净甜蜜带着些许酸涩的恋爱,我选择写到拥抱就好。

这一篇结局得有些仓促,而且坤坤戏份少,基本是以丞丞,也就是我自己的角度写的,毕竟亲身经历嘛,我明天可能会脑补坤坤的三年是怎么样的,然后发续集。

我没有任何恋爱的经验,然后文章里所有情节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,就连公交车号码都是真的,还有分班,同学人数,车祸,爬窗......除了其中写到两人一直聊天和最后在一起之外,其他都是真的。

对,我没有勇气去找他聊天,偶尔会聊几句,一直到高三下学期,圣诞节刚过,我就表白了。

他告诉我早就猜到我的意思了,那一刻我以为是有戏的,结果下一刻,他对我说他没有谈恋爱的意思。

我本身也有些自卑,被人直接拒绝以后开始自我怀疑,更可悲的是我居然还对他有意思。

直到毕业后,我才选择淡忘,算是让我三年卑微的单恋匆匆退场了。

也许结局很可惜,但至少没有后悔。

谢谢读到这里的你。

愿你在恋爱上能够顺顺利利。

【鹅厂】大森林里欢乐多

*沙雕文预警
*一切都是虾掰



从前,森林里有棵大榕树,它孤零零地一棵树在那儿,没有人知道它独自待了多久。

大榕树,树如其名,它有着粗壮的枝条,沉稳的性格。

这棵树上也不见长什么东西,直到有一天,它开始长柚子。

整整长了半棵树的柚子,但会说话的柚子只有一个,柚子叽叽喳喳开始说话,突然,大榕树开了口。

“你能不能安静点呀?我一棵树安静惯了。”大榕树抖了抖枝条。

“没关系,你现在有我,我可以陪你聊天呀。”柚子笑眯眯地告诉它。

这个柚子,是个晶莹剔透,颜色鲜亮的柚子。

万万没想到,过了没几天,大榕树突然树皮一紧......

又长了半树果冻。

真是巧了,这半树果冻,会说话的也只有一个。

果冻,是个噗呲噗呲滑溜的可爱美味果冻。

这个果冻比柚子话少了一点,但是和柚子一起说话,大榕树只觉得树皮更紧了。

不过它再也不孤单了。

渐渐的,路过森林里人多了,人们看到了这棵神奇的大榕树, 都觉得真的太nb了,nb真nb。

还有了一个传闻,情侣一起爬树,就能永远在一起(?)。

某天,有个叫彭彭的人路过森林,被地上的石头绊了一跤,啪,摔进了厚而密的草丛里,这个草丛就在大榕树前。

大榕树和柚子、果冻见状,小小地惊呼一声。

随后,音音挽着圆宝的胳膊也进入了森林,这块石头一定是神选之石,因为这俩人,也被绊倒了。

准确的说是音音被绊倒,连带拐着胳膊的圆宝一起摔进了大榕树前的草丛里。

大榕树、柚子、果冻:哦哟,我的妈耶!!!

这下草丛里可热闹了。

“谁呀谁呀!压死我了,起开!”彭彭一把推开摔下来的两人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们不小心的!”音音飞快窜了起来,扶起了圆宝和彭彭。

“对对对,我们也是不小心的!”圆宝说罢赶紧踹开了石头。

三个人就这么聊了起来,大榕树一脸慈爱地看着她们,然后和柚子,果冻聊了起来。

聊着没多久,远处走来了两个好看的人,他们差不多高,远远地看竟然长得有些相似。

彭彭看了几眼,却突然被人按倒在草丛里。

“干嘛呀!”

“我也不知道!先趴下!”

圆宝看着另外两人,只好默默趴在一起不出声。

走近以后,在场的所有人心跳都慢了半拍,因为这俩人可真帅!别说人了,大榕树也激动啊!

它甩了甩枝条,可怜柚子和果冻,它们差点掉下去,但是也掉了几个下来。

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,好巧不巧,全部掉进了草丛里。

说时迟那时快,音音伸出了手捂住身边两人,怕暴露草丛里有人这个事实(我也不知道为啥要躲着)。

是真的贼疼了!但是也有东西吃了。三个人排排坐,看两个绝美少年谈恋爱。

原来他们一个叫丞丞,一个叫坤坤。

一拍即合,俩人就这么爬上了树,并排躺在大榕树上,情到浓处,俩人就这么亲了起来。

“坤......”

“嗯,丞丞......”

柚子和果冻表示没眼看,但是真的好刺激!草丛里三人感觉温度升高得有点快,默默捂眼睛。大榕树也有点儿羞涩,一个不小心又掉了几个柚子果冻下去。

这次草丛里的彭彭,音音和圆宝忍不住叫了出来。

树上的丞丞和坤坤也吓了一跳,这下他们也停下了动作,不过刚才的亲吻,两个人都乐在其中,此刻脸上都像挂着淡红的云雾。

此刻,只想让微风带走一些羞涩和脸上浮起的红色云雾。

他们并排躺下来,十指紧扣,很快进入了梦乡。

贴心的大榕树伸了伸枝条,遮挡热辣的阳光,柚子和果冻也乖乖不说话了,看着两个好看的小哥哥陷入梦乡,它们也开始打哈欠。

树丛里的三人,快落地吃着掉下来的柚子和果冻,虽然今天有些不愉快,可是有了一段神奇的经历,还成为了朋友。

树上,丞丞和坤坤一起进入梦乡。在梦里,有个头发金色带着微卷的纯情少女,她有着一对柔软蓬松的翅膀,慢慢挥动着。

她转了过来,看着眼前的两个绝美少年,微微有些害羞。

“你们好,我叫睡睡,是个睡神。”少女开口,声音甜美。

“坤,我们在做梦吗?”丞丞呆呆地看着周遭的云朵,还有眼前的睡睡,一切都美得不真实。

“应该是,我掐你一下,疼吗?”

“不疼。”

“你们只有睡着了,才有可能会见到我,今天正好就见到了呢,等你们醒了,就会离开这个梦境。”睡睡笑了笑。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两个人点点头。

就这样,他们俩人坐在柔软的云朵里继续聊天,睡睡在一旁搭着话。

过了没几分钟,他们就开始变得模糊了。

“看来你们要醒了,在这儿,一分钟相当于外面的十分钟。”睡睡遗憾地看了看一旁精致的钟。

“再见呀睡睡。”两个少年挥了挥手,就消失在云端。

醒过来依旧在大榕树上。

这次的梦真是神奇,坤坤摸了摸大榕树,轻轻说了声谢谢。

丞丞也学着他的样子说谢谢。

大榕树突然开了口,说不用谢,柚子和果冻也忍不住开口,这两个少年略微惊讶了一下,还是笑了起来。

他们从树上下来,正好看到树丛里三人窜了出来,音音瞥见他们的目光,和彭彭圆宝一起祝他们幸福。

“真是谢谢你们了。”坤坤没想到今天这一天都特别神奇。

丞丞和坤坤就这么离开了森林,他们认证了这个传说是真的,因为他们永远在一起了。

这个森林的奇妙故事还在继续..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演员表(按出场顺序)
@榕_Ron  扮演 大榕树
@六神花露水  扮演 柚子
@喜之郎大果冻  扮演 果冻
@菜包彭彭  @夜辰淵Y 和我@弥音a  扮演 路人彭彭,圆宝,音音
@睡神睡不醒  扮演 睡神

沙雕文学,如有雷同,算你抄我

【鹅厂车】暗流🚗

*ooc,勿上升真人
*第一次写车请多包含

🚗🚗🚗🚗

上一棒 @喜之郎大果冻

第二棒在这
车戳这个 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5553167
评论见

下一棒看是哪只幸运的鹅呢?

鹅厂的运鹅车

准备接收厂主和大鹅们的小破车吧!
(○` 3′○)

榕_Ron:

今天的帝业乾坤真的甜到不行,正主扛旗我头都不要了

作为鹅厂厂主的我今天会带着大鹅们开一辆加长拖拉机

这一趟,你大概会看到破三轮【我的】和我的鹅们的电动车、摩托车、高级轿跑、加长林肯【全部划掉谢谢】

一共五辆车,会时间不定的随机掉落,请ck女孩们注意查收

鹅:@弥音a 《暗流》

@六神花露水 《Moonlight Smoke》

@喜之郎大果冻 《Stare》

@睡神睡不醒 《Just Feeling Like You》

厂主:你的榕《It's You》

【丞坤】Thinking Of You

8760小时是分别的时间,第8761小时,他们终于重逢。

*ooc,勿上升真人
*一个流水账小故事







——他&他

他本身也不是个浪漫的人,只是懂得如何去爱罢了。

他也不是个浪漫的人,只会在深夜里偷偷想念,把一切暗自放在心底。









——归

一年了,他终于要回来了。

这一年来,就靠着网络,虚无缥缈地隔空联络,今天你聊你的学习,明天我聊我的工作。

聊杂七杂八的东西,总是有说不尽的话,但表达爱意时,却词汇量匮乏了。

范丞丞看着手机里的聊天界面,忸怩半天,发了一条语音。

坐在出租车里,蔡徐坤点开了这一条。

前面是几秒的叹息,最后是略带沙哑的声音。

“......坤,我好想你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上划取消,蔡徐坤这条语音终究是没发出去,因为有的话,该当面说。






大包小包从车里取出,堆在门口后,蔡徐坤掏出钥匙开门。

范丞丞彼时刚刚起床,顶着鸡窝一般的头发,蹬着拖鞋啪嗒啪嗒到客厅,与开门进来的蔡徐坤面面相觑。
下一秒,就冲上去了。

“坤,你终于回来了,我真的好想你!”

摸着范丞丞柔软的发丝,他终于呓出那句未发出的话——

“我也是,我回来了。”








——痛

一年,也不算太长,但足以让思念在心里百转千回。

思念成疾时,足够化作刀刃,在心里千刀万剐。









——忆

范丞丞总会在空闲时,心里念叨着蔡徐坤。手指轻轻拂过家里关于他的每一件物品,在放假时走过曾与他一同走过的路,吃着对方所爱的食物。

所以更多时候,他愿意忙一点,生怕叫做“思念”的海浪在他心里卷起波涛,让他溺死在里头。

蔡徐坤知道,这一年深造的机会不是谁都能拥有,所以他一人毅然踏上陌生的土地,也隐匿起了自己的感情,只有在深夜,看着两人的照片,他才会嘴角上扬。

竞争有多激烈,他很清楚,所以在外人面前,他是刺人的玫瑰,他深知做出强硬的样子能很好保护自己,在范丞丞面前,他才是温柔的玫瑰,除去尖刺,将柔软的一面暴露在他面前。





有了工作和要学习的东西,两个人自由的时间自然是少了,前面的两个月基本每天都要说上几句话,后面开始慢慢少了,有时一周就一两句。

电话两个人偶尔打一个,充其量也只是听一听对方的声音。

聊也自然不能多聊,想见对方的心思是多么强烈,毕竟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而且隔着屏幕就像养了只手机宠物,只能看不能摸,生怕哪一方因为寂寞,撂下了一切就去找对方。

他们就这样,在各自的一方天地里忙得不可开交。









——秘

他们学会了隐匿地表达爱恋。

范丞丞发现,蔡徐坤一直在听他的歌,直到有一天,播放次数到了520,他就不听了。他还发现,蔡徐坤的头像换了,是一张自拍,手里比心,角落里暗戳戳有一行小字——

kun to fcc

蔡徐坤发现,范丞丞的背景图换成了一个人在看海,后来他才发现,那片海就是自己的背景图里的。

他看到范丞丞发的自拍,在脚踝处多了个纹身,皮肤还有些红,应该是刚纹就拍了,放大看,是AUGUST。

隔天蔡徐坤就去纹了“Adam”在同一个地方,算是一个无声的回应了。

诸如此类,还有数不胜数的专属两个人的密码。








——终

“还好可以想你,不然怎么抵抗琐碎和无趣。”

一年终于是过去了,那段难捱的时间终画上句号。

也许,等待是值得的。

不,这是肯定的。

分开固然痛苦,只要能重逢就什么也不怕了。









——逢

分开了8760小时后,蔡徐坤终于能朝着有范丞丞的地方奔去。

第8761小时,就是重逢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802计划第二篇